第一次看见妮妮的时候位置位置

2021-02-26 05:22:35 游戏杂谈

第一次看见妮妮的时候,作为丑女一枚的我,严重怀疑她是画中仙女幻化成人的。我的眼睛发着青光,盯着她看了差不多三个多小时。

然后,我被那个多事的亲戚认为,我已经误入同性恋者的世界之中,还差一点,她就告诉我妈,让我妈来拯救我呢!

妮妮是四川人,那一年,她十九岁,像一朵灿烂盛开着的鲜花,那水灵灵的黑大眼睛会勾魂摄魄。

嘿!你别不信好不好!我的一个亲戚叫锦哥,他就是给她勾去了三魂七魄,只剩下躯壳在每晚的午夜时分才行尸走肉的荡游着回她老婆那里。

锦哥是那些年的暴发户之一,他正好赶上跟着政策走,贷款近百万开了一间航运公司,这可是本市第一间航运公司。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啊!巴结奉承他的人简直把他捧上了天,以令他把剩下的那么一点魂魄也遗失在天际。

锦哥没有胆量考驾照,有人说他没有胆量开小车。平时用的交通工具只是一辆叫“刀仔”的名牌摩托车。不过那些年嘛,也很神气的啦,几万元一台的啊,发挥一下想象力吧!那些年我的工资每个月是700元。

妮妮还会下盅,嘿!你又不信了是吗?我实话实说吧。

若然,妮妮嗲声嗲气地猫叫着:“锦哥,我今天逛街看中了一件衣服。”

锦哥会马上就带她去买。然后,买的就不只是一件衣服,而是一大堆的衣服,再加上一大堆饰物。假如说锦哥稍有表露出不愿意买她看中的任意一样衣物饰物,例如金项链之类。妮妮“嗲”两声,再跺一跺脚,锦哥就会吓得魂不附体,任凭她把整个金铺搬回去也一定会付钱。

听我那个多事的亲戚说,妮妮把买到的衣物饰物,全都拿到夜场卖给那些好姐妹们。

听亲戚说,锦哥每个月给妮妮的固定金额是一万元,而请工人、伙食、买衣服饰物等等的一切开支,也得超过一万。

听亲戚说,每天半夜大概十一二点吧,锦哥的躯壳刚刚骑着他的刀仔摩托车跨出小区门口,妮妮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就到了小区门口。妮妮看着锦哥的那辆摩托车渐渐远去,然后随即跳上摩的赶往夜场。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寻找她的最爱——钱钱。

妮妮的工人,叫花女,广西人,年方十七,虽说她没有妮妮那么迷人的脸蛋,却也算青春靓丽吧!

花女刚刚初中毕业,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她每天除了帮妮妮洗衫煮饭之外,就没有什么事可做啦!

也许是由于太过于清闲的缘故,以令她有大把的时间多管闲事了吧!就连妮妮的事她也管起来了。经常自鸣清高的跟锦哥说很看不惯妮妮的所作所为。

开始的时候,只是随便说说,轻描淡写的。后来嘛,越说越激动。说着说着,就把自己说得像是清高到视钱财如粪土一样。

再后来,花女和锦哥暗中来了一腿。锦哥只须要妮妮买零吃那么多的钱钱,就令花女意乱情迷的倒在他的怀抱里不能自拔。而且还要偷偷摸摸的,连妮妮那种小三的名分也没有。

噢!原来,清高的价值到底只能和零吃相比啊!

我的那个多事的亲戚告诉我:妮妮有一个姐妹叫乐乐,她相貌运气都在妮妮之下,也不懂得嗲声嗲气、跺脚的绝招。只得退而求其次,在夜场认识了一个“港翁”,六十岁左右,每个月给她一千元,另加一千元房租伙食。然后就再也分毛不拨了。

妮妮和乐乐是好姐妹,够义气!每天教乐乐如何嗲声嗲气,如何跺脚。

乐乐也学得非常认真,学成之后,觉得自己像是得了真传,觉得自己的嗲功和跺功跟妮妮相比,简直就已经青出于蓝了。然后把学到的绝招恰到好处的用上了,奈何却还是除了固定开支二千之后,再也榨不出“港翁”一分一毛。

再后来才知道,原来“港翁”是在香港每个月拿五千元综援的困难户。

噢!天啊!还没到97那些年,香港和大陆的距离确实令人咋舌?

亲戚还告诉我,乐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再也乐不起来了,气得直跺脚,妮妮说发誓要找人修理一翻“港翁”,帮乐乐解解气。

我弱弱地问:是为了榨不出钱吗?还是?

亲戚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些年,我穷途末路,向锦哥借三千元。亲戚一场,锦哥却令我感到我像是一个乞丐,我实实在在地做了一回乞丐,这一回做乞丐,把我的脸皮变得像城墙那么厚了。

我红着我那像城墙那么厚的脸皮,从锦哥手上拿了三千元,用报纸包着拿回去。一路上,我双手紧紧抓住报纸,泪水滑过指尖,浸透了报纸和那些四个伟人的头像……

然后,我的厚厚的脸皮上面的脑袋瓜跟我说:做乞丐真的一点儿都不好玩,应该是时候思考一下人生了吧!

嗯!是的。

还没有到约定的还款时间,锦哥的正室却找上门来了。她骂功非常了得,噼里啪啦的!我连还嘴的机会都没有,最后她骂完了之后,一句狠话做了总结:“xxxx(侮辱性脏话),我不管你,总之下个月你把儿子卖掉也要把钱还给我。”

哎!那时候,有一些问题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

借三千元给我这样的一个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戚他正室也知道,外面花那么多的钱在女人身上,他正室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呢?

然后,我向朋友借了钱之后,打响了锦哥的水壶(那时候的手提像个水壶,机身加号码要几万元一台,是当时有钱人的身份的象征)。

锦哥叫我把钱钱送到新城 座 0 室,这可不是妮妮住的地方啊!我有点纳闷。

我按响了一栋新楼 0 室的门铃。锦哥和一个貌美如花的妙龄少女都穿着睡衣来开门。我红着城墙那么厚的脸皮把钱塞给锦哥之后,掉头就跑下楼去。我脸皮之所以会红,是因为我本来打算骂他几句的,谁知道嘴巴却笨得骂不出一句话来。倒是涨红了脸和脖子,把眼泪也给涨出来了,就是骂不出来,还不快跑就太丢脸啦!

我下楼之后,想想又觉得非常奇怪,那个亲戚一个月前才告诉我,妮妮怎么“嗲”锦哥和她去买回来大量衣物首饰,然后再怎么的全部转卖给她的姐妹们呢。怎么就换了一个女人啦?

我直接去了那个多事的亲戚家里八婆一下,没办法,这是女人的天性使然。

亲戚用手敲打着我的头说:“中美元首又一次重要的会晤你别傻傻的好吗?一定要换的吗?增员不行吗?听说锦哥现在除了正室之外,还有四个老婆,还不算像花女那样的秘密成员呢。”

“社会好像又回到解放前的一夫多妻了,唉!”

“别傻傻的啦,有种你去向正室告密去。”

“那才真傻呢!”

后来,我离开了这个城市,好一段时间没有他们的消息。

再后来,听说锦哥像很多暴发户的下场一样,贷了很多这辈子也还不完的钱钱,却只懂得纸醉金迷而不懂得经营生意。最终花尽贷款,船运公司倒闭。

当锦哥资金链接不上时,美貌与智慧并存的那些说爱他的美女们也就相继离他远去,一点联系的线索也不给他留下。就连那个清高得视钱财如粪土,声称爱的是锦哥的人,而不是他的钱的那个叫花女的女孩子也一去没回头了。

然后,很多的亲朋好友便将是非当人情,把锦哥外面那些女人,和那些林林总总的破事说给他正室知道。当正室想要去找那些女人的时候,却早就已经“鸡飞狗走”了。此生此世她也无缘见识她老公的那些貌美如花的美女。

于是,正室发誓:永远不会原谅锦哥,永远不许他踏入家门半步。

于是,锦哥结束所有生意和物业还利息,欠下一屁股银行的债务之后,再也身无长物,再也无家可归,只能到工厂去做门卫,住在厂的宿舍里。

再再后来,听说锦哥被车撞断了脚,镶了钢板在里面。听说住院期间,正室没有去医院看过他一眼,就连亲生儿女也没有去看过他一眼。

听说他儿子还算有点孝心,托人拿了几千元去医院给他。

听说出院后,锦哥走路一拐一拐的。

忽然,想起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妖,我敲断一只脚都不用愁啦!”

唉!他的脚是断了,愁不愁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共 28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那些年的暴发户》存在的背景是20世纪90年代。那个时候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有一些人成了暴发户,这些人之中,会有一些人挣钱并非是真打实干,而是靠歪门邪道。那么,这些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则会被大家注视。此篇小说的主人公锦哥就是其中的代表,他的投机取巧,和挥霍无度,私生活混乱都被成为大家的谈资,“我”看到难以置信。直至“我”去找锦哥借款,而遭遇到锦哥正室的谩骂,才终于悟懂了其中的内涵。“我”远走他乡,锦哥却在当地没落。他的没落和腾达一样,成为谈资,而成就这篇小说。小说的描写取材特殊背景下的特殊人群,书写社会真相的过程,就是在感知冷暖,也在教会大家学会分辨和领悟珍惜。小说情节架构合理,细节描写具象,情感表达到位,具有一定的社会警示意义,当倾情推荐!【:平淡是真】

1楼文友: 16:28:16 确实,那个年代,很多人就像过山车,爬上去,又摔下来。归根结底,还是良心的位置发生了偏移。

感谢您支持逝水流年,祝福创作愉快!

回复1楼文友: 2 :04:01 确实,那个年代,锦哥这种人多如牛毛。

谢谢老师辛苦编按,祝老师安康!

杭州治疗阳痿费用西安妇科医院哪好贵阳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济南包皮包茎治疗费用多少钱广州包皮过长治疗多少钱邵阳牛皮癣治疗方法

天津治疗白癜风
心慌气短胸闷中医怎么讲
沈阳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