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克斯玛帝国第四六九章靶子2

2020-09-17 23:07:26 游戏评测

克斯玛帝国 第四六九章 靶子【2】

最终哈里的奥迪斯市之行没有成行,因为杜林回到了纳米林德斯继续“养伤”,他还是一个伤者,自然不应该到处乱跑。

从利兹华到纳米林德斯的路程并不遥远,据说最早帝国打算将菲利蒙州的首府安置在纳米林德斯,可后来考虑到纳米林德斯是交通枢纽,经济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在文化方面有所欠缺,于是帝国就将菲利蒙州的首府安排在利兹华。

这里面还有一个不是很靠谱的说法,据说当时利兹华的贵族和长公主有一腿,所以首府才安在了利兹华,为此纳米林德斯的贵族还差点为此与利兹华的那位小白脸贵族开战。当然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往云烟,真相被历史深深的掩埋,没有人会为了这件事去追索到底什么才是真相。

哈里上午十点多从利兹华赶到了纳米林德斯,他提着一些水果和一些糕点,然后让不相关的人都离开了病房,他需要和杜林单独谈谈。

“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影响了我们的友谊,但是杜林你应该明白,我从来没有害过你,对于你提出的要求我也尽量的去满足,包括了你要成立特区的这件事,我也出了不少力。”,哈里很真诚的望着杜林,他现在必须在杜林知道真相前就把话说出来,以体现自己的诚实,“所以我不希望有其他事情再次加深我们之间的误会,我可以保证,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想过要害你。”

杜林沉默了片刻,就像哈里所猜测的那样,杜林还不知道达西所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从哈里进入这间病房的那一刻起,杜林就明白了达西没有骗自己。能够指挥新党高层去干脏活的人整个帝国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其中又有一大半都和马格斯关系密切,以马格斯的政治抱负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么剩下的人中就肯定有这件事的主导者,一开始他怀疑指使警务总局副局长的人是卡佩家族的人,但是现在他知道了,这个人是哈里。他望着哈里耸了耸肩膀,并没有立刻就表示自己能够体谅哈里的“苦衷”,反而问道:“为什么?”

“因为稳定!”,哈里说着忍不住拿出烟盒,就在他抽出香烟准备点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这里是病房,说了一句抱歉就把口中的香烟撇了丢在地上,还踩了两脚,却看见杜林自己拿出一根烟点上。他笑了笑,再次出抽一根烟吸了一口,“为什么我们拥有这么多的优势和支持者都无法将旧党按在地上不给他们反抗的机会?”

他指着窗户外的天空说道:“因为那些财团,因为那些资本家。旧党几乎绝大多数成员都是大大小小的贵族与和贵族有关系的人组成,这些人天生就拥有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他们有钱。加上他们对自己地盘的敛财手段,让旧党拥有充沛的可分配资源。他们只要用钱就能够维持住自己的阵营不动摇,只要有财团就能够让他们治下的民众有一份过得去的工作。”

“财团,资本力量,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远的不说,就说你的奥迪斯市,如果没有那么多工地和项目在进行,你认为你的政策能够在奥迪斯市顺利的施展开吗?”,他摇着头嘿笑了一声,“不,不行,你想要得到人们的拥护,就必须先给他们想要的东西。正是因为大量的资本势力在奥迪斯市进行投资,所以人们得到了实在的好处,他们才会拥护带来了资本力量的你。”

他一转身摊开双臂,“而我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安稳。”

“以卡佩家族为首形成的圣歌财团在北方拥有很大的声望,北方是帝国大贵族最多的地区,也是财力最雄厚的地区。或许你可以从财政报表上看见南方的经济建设快于北方,可你所看见的只是你能够看见的,还有很多你看不见的东西。我们需要北方贵族的支持,只有他们支持了我们,才不会去支持旧党。”

“你知道门农吗?”,杜林点了点头,哈维随意的指了指,“这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家伙,这次大选过后他差不多就能够拿下整个安怀明州的地盘,不论是新党还是旧党,都要被他撵走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杜林略一沉吟,问道:“是因为他的社会保障机会吗?”

“对,就是因为这个。这位满身马粪臭味的商人很聪明的和当地所有资本家勾结到了一起,用一种只能欺骗普通民众的方式欺骗了整个州的帝国公民,所以他以百分之七十三的均票,拿到了整个州的控制权!这就是资本的力量,也是这个国家未来的主流趋势,没有财团和资本势力的支持,想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是很苦难的。”

门农那套方案本身问题就有很多,可是这个家伙不知道从哪找了一个不错的智囊,为他出了一个主意——舆论轰炸,树立典型。在当地很多报纸总是不时的就报道谁谁谁因为事故进入了医院,命悬一线,因为拿不出钱打算放弃生命。在这个时候前进党为这些人缴纳了天价的医疗费用,保住了他们的性命。亦或是谁谁谁家的孩子被幸运女神的唾沫星子砸中,考上了大学,市政厅为他拿出了足够他大学读完所需要的所有费用。

不断出现这样的在舆论上对当地人进行不间断的轰炸,终于人们都发现了一点,就是这些人都参与了门农的社会保障计划。在这些如同标杆一样的幸运儿的引导下,人们更加希望可以让这种保障制度完全的普及开,每个月拿出收入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七,就能够为他们换来一个保障,一个保险,一份福利,他们没有理由会拒绝。

加上当地资本势力和财团的配合——出钱出力以及蛊惑手下的员工,门农在中期大选异军突起,拿下了整个州的控制权,他现在不仅是前进党的领袖,更即将成为州长。他甚至已经公开宣布将竞选下一届首相,如果他能够被选中,他就会把社会保障制度在整个帝国都普及开。

在这个阶段有资本势力与大财团的支持,他才能够实现自己许诺的事情,一旦他真的成为了首相吸引了更多资本势力的主意,甚至是已经吸引了许多资本势力开始动摇,这对于新党和旧党而言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很多聪明人都从门农的计划中看见了一些致命的缺陷,一旦他承诺的东西无法兑现,前进党就注定会成为帝国史上的污点。但是大家为什么还在支持他?因为对资本势力而言门农是最适合合作的伙伴,他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资本家们只需要尽可能的将社会中的资金从人们的口袋和银行账户中放进自己的口袋即可。加上配合他的社会保障计划,从中还能大捞一笔。

一旦出了问题,资本势力不需要来背黑锅,背黑锅为提升管理水平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门农,以及他的前进党。

“在未来,施政需要的不再是人,而是钱!”,哈里非常肯定的说道,“没有钱,就算我们有非常好的政治思想都永远只是思想。”

“或许很快你就会接到,但是我来了,带着我的诚意和歉意,我需要向你道歉,因为达西这件事是我安排的,而我的目的就是缓和你和北方贵族财团之间的矛盾。我与卡佩先生已经通过了,他要求我替他向你道歉,并且愿意为此赔偿你的所有损失。同时我个人也说一些本来不应该说的,这件事不是任何人的决策,而是那个被你赶出办公室的家伙私下的决定。”

“如果你希望的话,他会承受非常严厉的惩罚,足以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他。”

兜兜转转一大圈,哈里还是把话题绕了回来,

“杜林,过去的所有事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是一起的,我们的目标和利益也是一致的,我们应该携手去对抗我们真正的敌人,而不是彼此产生隔阂与冲突。”,哈里真情流露的看着杜林,一脸的歉然,“我为我过去的态度道歉,希望你能接受。”

杜林脸上的表情也软化了起来,他露出了笑容,主动的伸出手,“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那个家伙,另外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哈里的脸上顿时出现了惊愕的表情,杜林很快就让他明白了过来,“我们都有错,不只是你一个人,就像你说的,我们应该互相理解。”

哈里走上前去伸出手与杜林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对,我们应该互相理解!”

哈里又说了一些符合气氛的闲话,并且叮嘱杜林一定要尽快好起来,奥迪斯市离不开他,还声明他住院治疗的费用将由州政府承担,这是州政府对他的歉意之类的屁话一大堆。笑看着哈里离去,杜林脸上的笑容顿时冷却下来,他轻哼了一声,扭了扭脖子。

第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想让他“理解”就万岁了?

那不可能!

哈里的这次到访也更加让杜林确认,这家伙和马格斯绝对不是一条心的,他只是一个愚蠢的靶子,一个以为自己是枪的全国火力发电企业上电价日前平均每千瓦时提高2分钱。这是今年7月以来靶子。

靶子存在的目的和作用,就是让子弹射他一脸!




性无能
驻马店妇科医院
赣州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